当时一些新工人凿炮眼不熟练

2019-10-26 18:23

然而,当他看到试验田有些林段已经用铁丝网围起来保护时,他又显得不自在了,对农场干部说:“别这样搞,别这样搞!”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春天是橡胶定植的最好季节。1960年春,1000多名退伍军人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金江农场,掀起了大面积开荒种植的高潮,任务繁重,工作十分艰苦。

从1958年至1963年,在王震的指示下,大批拖拉机调拨到金江,大批北大荒垦区调来支援开发金江的技术人员和拖拉机手来到这里,还有大批良种鸡蛋和高粱、花生种,让金江农场逐步实现了油肉菜自给。

据金江农场原党委办主任陈海林介绍,将军没有食言,翌年10月他再赴金江农场视察。

王震也专程从北京赶来参加。他抵达后的第二天就不辞辛劳,随着开荒种胶的队伍来到试验田。

那天将军是上午9点多到的,一进农场就直接去了试验田。年近80的将军,拄着拐杖,脸上神采不减当年。

在金江农场场部,也就是前文提到的几幢茅房中,王震亲切地听完场领导的汇报后说:“走,到现场看看。”

大家都异口同声回答:“是!”王震说:“那好,不行就改,实事求是。山区种胶就要根据地势、风向、光照来定标。”从此,环山等高植胶法被正式肯定。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在金江农场召开的会议上,他表扬了农场的技术革新措施,并强调:“一切通过试验的有成效的先进措施要及时推广。”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也就在这一年,试验田的胶树提前两年开割,达到了橡胶速生的目标。进入稳产期后,单株平均产干胶3.31公斤,比实生树多出近1倍,高产的目标也达到了。

青山翠岭间,响水河蜿蜒流过,在碧绿的山坡上,秀丽挺拔的槟榔点缀在浓密的热带雨林边缘,形成一层层的绿浪。

等把炮眼挖好时,他已是满头大汗。同志们劝他休息,他摆摆手说:“没关系,这活我干过,难得同大家一起劳动,让我多干一会儿吧!”大家听了干劲倍增,工效提高很多。

在这里,他还进行了开荒新技术措施的试验。他亲自拿起锄头、镰刀,披荆斩棘、挖穴施肥,推广先进的开荒各项作业中的流水作业方法。通过挖大穴,分层施肥,把胶洞变成了积水潭、积肥坑。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莫过于,这个农场的一块橡胶地,是将军自己亲手开辟的试验田。

就这样,将军带领大家在这块土地上种下了pb86橡胶品系971株,还亲自与工人一起研究制定了试验田的种、养、管措施。这块试验田正式定名为“王震试验田”,列为跃进区九队的135号林段。

从1957年到1988年,王震曾七下海南,其中六次到了位于七仙岭南麓、响水河西岸的这个农场。1988年12月,他最后一次到海南时虽无暇再到金江农场,却依然念念不忘这片土地,特地让秘书请金江农场派代表到住地宾馆汇报情况,八旬高龄的他一谈就是两个多小时。

一次偶然的路途偶遇,成就了一位开国上将与一个胶园的30载传奇。这位将军,就是开创中国农垦事业的王震将军;这段传奇,就发生在位于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的海南农垦金江农场。

金江农场老职工羊中兴认为,将军这样说是不希望大家为自己树立特殊形象。

在现场,王震和大家讨论了农场的开拓建设前景,研究了这里的橡胶栽培和种植规划。临走,他留下话:“我还要再来。”

王震心情沉重地召集干部职工,要求一方面抓好橡胶生产,一方面大力发展副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离开金江农场前,他种下了一棵橡胶树,并决定把金江农场作为自己的工作联系点,希望以此来振奋大家的斗志。

王震说:“规划要从有利于生产出发。‘十字定标法’在平原地区种树可以,在山区种橡胶就不行了。”他站起来,比划着橡胶树的排列方向,给大家展示胶工割胶和挑胶水的姿势后指出,十字定标法待橡胶开割后,胶工劳动强度大、工效低而且不安全,胶园水土流失,胶树生长会受影响。

此时,距离上次他见到试验田已整整20年。看着亲手培植的橡胶树,他深情地抚摸着,感慨地对陪同的农场干部说:“我第一次来这里还是荒山野岭啊,现在都已经橡胶满园了,真是旧貌换新颜呀!”

突然,将军远远地看到在响水河西岸有几幢茅房,陪同的华南农垦总局负责人告诉将军,这里是1年前新建的金江农场,是海南农垦自筹资金新建的。王震立刻来了兴趣:“我得进去看看。”

“这个地块坡度小、土层厚、肥力高、背风,且光、水、肥条件都比较理想。”当海南日报记者到试验田踏访时,金江农场金江工作站书记陈国永依然对将军的眼力赞叹不已。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一行人来到跃进区九队,王震一眼就相中了一块地势呈扇形由北向南倾斜的40亩坡地,他当场拍板:“我的橡胶速生高产试验田就定在这里吧!”

将军亲切地对马美粉说:“你们割胶工人辛苦了!”当听到介绍说,尽管遭受多次强台风袭击,但在农场精心管护下,试验田依旧是年亩产干胶78.5公斤的高产胶园时,将军很高兴:“感谢大家创造的好成绩!”

据陈海林介绍,王震十分重视试验田的科研工作,环山等高植胶法就是他在这里敲定的。

1958年前后,海南农垦的第一批橡胶树逐渐进入开割期,但当时的现状事实却让人痛心。时任海南区党委农场部副部长于光在回忆录中写道:“瞎指挥带来了生产经营管理上的混乱,导致原有胶林严重荒芜,新种植橡胶成活率低。”三至:亲自选定试验田

金江农场老职工韦世铎的回忆文章写道:“王震对这块肥沃的土地充满热爱,他一次又一次把黑油油的肥沃泥土捏在手里,看了又看,满脸笑容。”

此时的金江农场,正深受“大跃进”之苦,饥饿的阴影笼罩着这里。农场职工每月配给的商品粮,由45斤一下跌至10多斤。职工们只好上午上山护苗,下午上山挖山果、摘野菜……

1986年10月6日,王震将军再次来到试验田视察。当时被安排为将军做割胶表演的胶工马美粉如今已在汕头老家安享晚年,电话中,她回忆了当时的情景。

据庞成林等回忆,1966年6月,王震在海南视察,当他乘车由海口往三亚途经金江农场时,特地让车开往橡胶试验田,看到自己亲手培植起来的橡胶试验田生长十分茂盛时,他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他仔细地观看马美粉的割胶表演,当看到乳白的胶水源源滴进胶杯里时,他激动地举起大半杯胶乳,兴趣盎然地对大家说:“干杯!干杯!”

后来,听说试验田碰到挫折,出现难题,他心里很着急,马上拿起笔给苗圃班的同志写了一封短信,鼓励他们不要灰心,要坚持下去,为培养高产树做出成绩。

面对严峻形势,1959年秋,农垦部决定召开南方植胶四省工作会议,会址选在了金江农场。

试验田地点选定后,接下来就是作规划,为橡胶种植定标位置和走向。王震在工地看到技术员采用的是“十字定标法”,就问:“这样将来管理和割胶、挑胶水方便吗?”技术员答:“这是专家定的定标法,不好改。”

那是1957年3月的一天,首次到海南视察农垦工作的农垦部部长王震,驱车经由海榆中线(224国道)从海口到三亚。在途经现在的金江农场地段时,这里的美景吸引了他———

据金江农场老职工庞成林等人追述,试验田开垦的那一天,天空中下着毛毛细雨,将军身着风衣,和工人们一道撬石块、刨树头。当时一些新工人凿炮眼不熟练,动作不安全,将军看到后连忙从一个工人手中接过钢钎,为大家做示范动作。

他放下拐杖,最后一次亲手给胶园里的这些“老伙计”施肥、松土、撒肥、盖土……按照标准技术规程,不走样地一一完成了这些动作。

会后,王震拉上金江农场老场长李万福等人去选地,希望结合当时橡胶种植先进技术,搞一个芽接树的速生高产试验田,树一个科学管理胶园的样板。